admin 2月/ 14/ 2022 | 0

   【 .】,精彩免费!

   梅芜优雅的放下筷子,笑着看向急匆匆而来的红梅成员。

   “怎么了?何等的好事?”梅芜笑着问道。

   这位红梅成员喘着气,兴奋的说,“楼主!华海那边传来消息,秦墨他疯了!”

   “什么?”梅芜猛然皱起眉头。

   她下意识想到,秦墨又在演戏,这不可能。

   她很了解秦墨。

   哪怕天塌下来这种大事,秦墨也不可能疯,更不可能因为丢失了街道,而发疯,或许很多人遭遇到那样的事都会疯,但秦墨应该不会。

   “有什么证据?”梅芜不平不淡的问。

   看到楼主并没如想像那般开心,红梅成员急忙收起脸上的笑容,他毕恭毕敬的把手机递给梅芜,“楼主,这是华海那边传来的视频资料。”

   梅芜淡定的接过手机,点开那个视频。

   视频略微有些模糊,在一个夜晚的村庄,一个别墅外头,响亮的愤怒之音,听得很是清楚。

  
齐肩发清纯美女学生制服写真

   “梅芜不得好死!”

   “终有一天,我会杀了梅芜,灭了风月楼!”

   诸如此类愤怒的嘶吼,从别墅内传了出来。

   梅芜微微蹙起眉头。

   她死死盯着手机上的画面,能看到别墅里明亮的灯光中,阵阵亮光,透过别墅的窗外,乍现出来。

   哪怕是有视频作为证据,梅芜依然不信。

   “这视频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比如音道之类,有没有经软件处理过?”梅芜问道。

   红梅成员鞠躬答道,“楼主,我们早已派人查了,这个视频就是原版视频,没有经过一丝的改动,一切都是原画面,原声音。”

   梅芜不由思忖起来。

   她还是坚信自己的主观判断,秦墨根本不可能疯。

   这两年来,这小子从华夏遭到过多少委屈,遭到过多少不公,全都挺过来了,又怎么可能现在就疯了?

   看楼主怀疑不定的眼神,红梅成员小心翼翼的说,“楼主,我看这事儿八成是真的,好多华海的新闻都刊登出来了,秦墨他疯了,咱这视频,又是监视秦墨之人一手传过来的,绝对错不了。”

   “秦墨他疯了有一段时间了,也是华海分组那边完全确认后,才敢把视频给您。”

   “现在整个华海都快乱了套了,轰动一省的大事啊!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梅芜缓缓摇了摇头。

   “这样,从这边派两个可靠的人去看看情况,究竟什么情况,全部了解清楚再说。”梅芜快速道。

   红梅成员叹了口气,点点头出去办事去了。

   他觉得楼主实在太过小心谨慎,整个华海都说秦墨疯了,难道秦墨还能让整个华海都陪着演戏不成?

   过了几天。

   去龙市调查的人回来了。

   回报秦墨的情况,跟华海那边传来的情况一模一样,甚至这几位调查人员,比华海那边说得还要玄乎,说秦墨每天疯狂练功,几乎不要命了,从别墅外透过窗子,都能看到屋里秦墨剑气横飞,完全失控了。

   就像个失去遥控器的机器人,没了控制。

   疯的已没了人形。

   这时,梅芜不由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主观想法了。

   难道他真的疯了?她心里想道。

   再想想秦墨这次所受的打击,也的确和这两年所受的打击有些不同。

   他交出三大街道令,把自己在焱阳辛苦经营的一切,全部交给了梅芜,两年多所有的努力全部打了水漂,可以说是这两年来,最为致命的打击。

   这次打击,令他完全翻不过身。

   只能拘泥于龙市,恐怕永世难以再出华海。

   他的人生,彻底就这样定局了。

   想想对于秦墨这般天骄,打击也实在太过惨重……

   他真还有可能疯了,想了好久,梅芜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也慢慢相信了秦墨疯的这个事实。

   这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毕竟,一直有一个天骄对她虎视眈眈,她也寝食难安,现在一切倒好了。

   但梅芜绝不是听什么就信什么之人。

   她依旧让华海那边严密监视,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速速禀报过来,对秦墨的监视,依旧不放松,还是多少提防了一手。

   直到一周过后……

   华海消息火速从焱阳送来。

   秦墨死了!

   “说什么!!”梅芜猛地一拍桌子,震惊的站了起来。

   这传来的消息,把梅芜惊得外焦里嫩,她完全没想到,事态会进展的这么快,疯了将近一个月的秦墨,竟然死了!!

   “这是华海两位监视员,偷偷潜入秦墨宅邸,拍摄的画面。”红梅组员把手机递了过去,“秦墨是因疯狂修炼,导致走火入魔,自己砍了自己十数刀,死了。”

   梅芜震惊的点开视频。

   视频里的环境很嘈杂,能听到人们的哭声、唉声叹气的声音。

   因为是偷拍,只对准了那具尸体几秒钟的时间,不过足够了,梅芜清楚的看到秦墨的面容,狰狞而恐怖,死不瞑目……

   他身上更是有十数道伤口,身体被自己划得血肉模糊!

   他手里还紧紧握着龙寒剑。

   梅芜倒吸口凉气,缓缓坐在椅子上。

   事态的发展,并没像梅芜所想的那样演变。

   她本以为,秦墨在华海待上一段时间,总会有所行动,哪怕不向她屈服,也会想出对付她的法子。

   但如今竟然死了!

   一时间,令梅芜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大脑有些空白。

   她下意识还在想,这一切不是真的。

   “他发丧日期在什么时候?”

   “再过三天,头七便过了,便是发丧日期!”

   “好!最近风月楼这边交给苒儿打点,我亲自去看一趟!”梅芜立即走出主阁,收拾东西准备前往华海。

   如果不看到秦墨下葬,梅芜永远也不会放心。

   永远会觉得,他没死。

   直到三天之后,发丧之日。

   龙市整个城市,都变成一片白色。

   车队绵延了数十里,望不到尽头。

   这一天,所有华海名流权贵,全部聚集到了龙市,秦墨尸体出殡,满城白纸,胡乱飞舞。

   天空好似下起了白纸雨,龙市这一天,大小企业全部停工,百姓们全部自发走上街头,跟随数十里的出殡队伍,送秦先生最后一程。

   秦先生对于龙市的贡献,自是不用多说。

   这两年来,龙市得到华海省的重视,就是因为这里是秦先生的家乡。

   如今的龙市,早已是华海省第二大城市,仅次于华海首府北茗市。

   这些都是仰仗的秦先生的付出。

   他算是龙市的英雄,算是华海走出的少年英雄。

   墓碑所在的位置,就在龙市陵园,紧靠着秦叶南和雪洛姬的墓碑。

   整个陵园,白花花的一片人群,人们进了偌大的陵园,都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人山人海,实在太多了。

   但陵园内,出奇的没了声。

   并没因人多的缘故,而变得噪杂起来。

   陵园外还聚集着无数人,都把通往陵园的道路给堵死了。

   很多人没资格进去给秦先生烧纸,便自发的在陵园外摆上了火盆,算是祭奠秦先生的亡灵。

   墓碑前面,蒋姨早已哭的晕厥,徐嫣眼眶也早已成了血红色,因流泪太多的缘故,眼睛布满了血丝,脸色煞白,让人看到心疼无比。

   百鑫等人站在不远处,一个劲儿的抽着烟。

   华海失去了龙头,一时间所有局面都乱糟糟的,虽之前秦先生就早已不打理华海的事宜,但他的作用,正如磁铁一般,能够将整个华海省各行各业的大佬,全部凝聚起来。

   现在磁铁没了,大佬们也全部散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泰行安盯着秦先生的牌位,一直呆呆的不断重复着。

   这几天,所有人的状态和泰行安都差不多,大家多少有些精神恍惚。

   谁也没想到这一切会发生的如此突然,人们一丝准备都没,以至于现在很多人都有些难以相信,曾经位于华海之巅的秦先生,就这么死了……

   祝小双将自己关在了徐家的屋门中,谁也不见,也不出来。

   他曾经历过父亲的离去、爷爷的离去,如今……

   恐怕任何的形容,用在这个孩子身上,都太多的残忍,这幼小的孩子,彻底自闭了。

   这一天,龙市以及龙市周边几个城市的花圈,纸钱,所有的出殡用具,全部滞销了,这等的场面,在整个华夏也实属罕见了。

   甚至最后,就连华海省封疆大吏刘国邦也亲自过来,给秦先生送上花圈,感谢他对华海的贡献。

   一切的场面,太过浩大。

   若不是封锁了所有的媒体记者,这事情若是在华夏报道出来,恐怕会引起华夏震动!

   不远处的山头上。

   梅芜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到了寒冬时节,哪怕是南方,也多少有一丝寒冷。

   从小山俯瞰陵园的全貌,才能观看这震撼的一幕,差不多近百万人聚集,光是警员就出动了数万人,这等浩大的场面,只是为了送别华海一位少年郎。

   “真的死了……”

   梅芜呆呆的望着这一切,喃喃道。

   这并非她想要的结局,但事已至此,也总算了却一个后患,只是心中的欣喜,却被十足的惋惜,全部淹没了。

   以他的才华实力,本不该走到这一步。

   “他这辈子,倒也值了,比起他父母,他也算得上风光。”

   梅芜从怀里轻轻拿出一朵白梅。

   她揪着上面的花瓣,一瓣儿一瓣儿的甩了出去。

   白梅五瓣洋洋洒洒的飘向了远方,与天空下起的白丧纸汇聚在了一起,落在这萧瑟的陵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