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13/ 2022 | 0

   宴会厅里热闹非凡,人头耸动,在知府安如龙的陪同下,帝国摄政王赫连无双穿着便服才一现身,立刻迎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摄政王果然如同传闻中一样英武不凡,他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大,相貌英挺,虽然穿着便装,却能从他的行走坐立姿势看出浓重的军营气息。

   身为帝国第一猛将和掌握最高权柄的摄政王,赫连无双在国民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

   贵族们的掌声发自内心的热烈,足足持续了五分钟,直到摄政王挥手示意,才算停歇。

   这场宴会名义是上大楚访问团的答谢晚宴,摄政王并没有喧宾夺主的发表什么讲话,掌声一停就退到宴会厅的角落,和老同学陈菲聊天去了。

   乐曲声响起,舞池里一对对的男女翩翩起舞,大部分则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聊归聊,他们的目光其实都留意着角落里的动向。

   这么多的来宾当中,真正有资格到摄政王面前说上几句话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只能远远站在一旁,欣羡的看着跟摄政王谈笑风生的陈菲。

   李炫当然也没资格去见摄政王,好在宴会的档次很高,不但食物都是一等一的新鲜和美味,甚至侍女们也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丽。

   李炫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美酒,一边欣赏着这些漂亮的容颜,倒也不觉得无聊。

   一个黑影忽然从身后笼罩下来,把李炫吓了一跳。他一回头就看到了柳大人那酒桶般圆滚滚的身躯。

   “您怎么没去和摄政王叙旧?”李炫忙站起身来。

   李炫从柳翠的口中听说过,柳大人十几年前曾经跟随摄政王征战,算是枫林城中不多能够跟摄政王扯上关系的贵族。

  
一娜清甜蓝色妖姬

   别人打破头都想要接近摄政王,柳大人却不趁着这个机会去找摄政王叙旧,这让李炫觉得十分奇怪。

   柳大人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道:“这里可不是适合叙旧的地方,我已经跟摄政王约好了,等宴会结束,他会到我家里去喝一杯。”

   看到柳大人脸上的得意,李炫便知道这老头是在炫耀,不过他知道柳大人看自己挺顺眼的,即便是炫耀也绝无恶意,便笑嘻嘻的道:“需要我去陪酒吗?”

   柳大人翻了翻白眼道:“又不是我的女婿,以什么名义去陪酒?就算是我的女婿也没戏,摄政王不喜欢跟陌生人喝酒!”

   李炫耸了耸肩膀道:“算了,我也不稀罕。”

   这时候,李炫忽然看到了白梦德。

   白梦德穿着一套白色华服,看起来风度翩翩英俊不凡,他径直的走向摄政王,先跟陈菲说了几句话之后,又冲着摄政王鞠了个躬。

   然后众人就都看的很清楚,摄政王伸出手来在白梦德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靠,这小子什么来头!”李炫瞪圆了眼珠。

   柳大人清楚李炫和白梦德打赌的事情,见状道:“不知道吗,白梦德是大楚名门之后,陈菲是他的姑姑!”

   李炫就倒吸一口冷气,双眼微眯起来,这小子居然是摄政王老情人的侄子,事情不妙啊!

   他正想着的时候,站在摄政王身侧的白梦德趾高气昂的扬起头来,目光在宴会厅里逐一扫过,很快就落在了他身上。

   宴会厅里的人都在注意这位获得摄政王青睐的年轻贵胄,见状都循着白梦德的目光看过来,便看到了有些郁闷的李炫。

   有些知道内情的人顿时就明白过来,从到了枫林城之后就嚣张无比的李炫这次怕是要吃瘪了!

   果然,白梦德微微一笑跟摄政王说了几句话,摄政王的目光也投向了李炫。

   众人都紧张起来,这是怎么了,小孩打架请大人出来平事?不至于吧!

   就连柳大人都吓了一跳,只有李炫面无表情,任由摄政王的目光在身上掠过。

   其实李炫心里在暗暗叫苦着,早知道白梦德有这么一个大靠山,他才不会打什么赌呢。

   云腾帝国的艺术界被人踩,关我一个地球人什么事,何必强出头!

   李炫正懊悔着,忽然听到一个厚重的声音在宴会厅里响起。

   “李炫,过来。”

   全场瞬间寂静无声,因为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摄政王!

   李炫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下一秒钟就看到摄政王冲自己招了招手,这才确定他的确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硬着头皮,李炫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用云腾帝国的最高礼节朝着摄政王行了一个礼,口中道:“枫林城钦差李炫,拜见摄政王殿下!”

   “叫我赫连无双。”摄政王的声音低沉有力,带有令人陶醉的磁性。

   他若不是政治家和军人,去唱歌想必也会有很大的成就。

   摄政王这一次是以私人身份来枫林城会友的,可就算是他刻意的模糊摄政王的身份,其他人还是不敢怠慢。

   李炫也不傻,垂手道:“遵命,殿下。”

   摄政王嘴角微扬,也不再费力去纠正,话锋一转道:“我听说跟白梦德打了一个赌,比赛写诗?”

   “是白梦德先生向我挑战,我迫不得已才接招的。”李炫道。

   白梦德翻了翻眼皮,若不是碍着摄政王在一旁,早就出言讥讽了。

   摄政王淡淡的道:“白梦德才华横溢,我略微知道一些,倒是,懂得诗歌吗?”

   “略懂。”李炫道。

   “哦……”摄政王沉默了几秒钟,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他又开口道:“听说们都准备好作品了,就等着康华的挑选,既然如此的话,干脆就在今晚当着大家的面,让我们听听来自云腾和大楚两国的优秀年轻人写出来的作品,诸位觉得如何?”

   摄政王的提议,谁敢不附和。再说大家都喜欢看热闹,能够亲眼目睹李炫和白梦德的交锋,简直再好不过了!

   不过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李炫,谁让白梦德是康华的弟子,又是陈菲的侄子呢,光是这两重关系一摆,胜算就有九成了!

   李炫和白梦德没什么意见,事实上也容不得他们有意见,很快这一次搜集到的新诗就被送到宴会厅,从里面挑选出了两人的作品,而身为评审的康华也来到了摄政王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