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7/ 2022 | 0

() 王向阳抬起头,明显有些生气道:“你什么态度?有没有点进取心?”

“我一直都这样,没进取心,能活到现在都不容易了。”

张大仙人也是一肚子火,难怪何东来对基地有意见,他刚来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官僚主义害死人,不但对这次见习没多少期待,甚至连带着对学院也产生了反感。

王向阳道:“张弛,你态度真是有很大的问题,你要知道,以你目前的能力水平本来是没可能入选见习名单的。”

“我也没想来啊!您别跟我说这些,安院长点了我的名,您有什么意见您找他去,您顺便帮我问问,安院长什么眼神啊,为什么非得选我啊?连您都能看出来我是块废柴,他一个当院长怎么看不出来?你是不是觉得他瞎啊?”

“你……”王向阳气得毛笔都抖了,一不小心色字写歪了。

张弛才不管他,大剌剌去椅子上坐下了,翘起二郎腿:“赶紧把我送回去,省得你看我不顺眼。”

王向阳把毛笔放下了:“张弛,我对你个人没什么意见,可学院是有纪律的,关于你们见习每一条都规定得非常清楚……”

张弛打断他的话道:“别绕弯子了,麻溜地说吧,想怎么罚我?”

“惩罚不是目的!”

“拉倒吧您呐,我今儿还把话就撂这里了,我反正已经不合格了,要么你们现在派专机给我送回去,要么就别管我,让我堕落下去,我不想跟你聊了,我睡觉去,把宿舍钥匙给我!”

“你什么态度?”

脸蛋白嫩少女

张弛道:“王老师,大家都是明白人,我看出来了,请神容易送神难,您现在没能力把我送走,好办啊,赶紧请示安院长,不过在此之前,必须给我提供吃住。”

“你以为自己是谁?”王向阳快被气疯了,这货简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张弛道:“丑话我可说在前头,您要是不安排,我从现在起就寸步不离地陪着您,您吃什么我吃什么,您睡哪里,我睡哪里,您就是去撒尿我帮您放风!”

“你……”

张弛走过去从桌上拿起毛笔,蘸了墨汁之后开始写心经,秀了一手的好书法。

王向阳看到这货的毛笔字顿时自惭形秽了,他明白,这小子分明是在打自己的脸啊,这么无赖的学生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一点张弛没说错,他是安崇光亲自点名的,王向阳也没本事现在把他给送走。

一开始本想来个下马威把张弛给震住,可没想到反被他摆了一道,王向阳的语气只能软化下来,叹了口气道:“张弛同学,我个人对你是没有任何成见滴!可规矩就是规矩,这样吧,你接受惩罚,我尽量安排你早点归队。”有点求张弛的意思了。

张大仙人摇了摇头道:“接受惩罚就等于认错,你有规定,我有原则,您可以去学院打听打听我的为人,有错我都不认,更何况这次我没错,我一不会接受惩罚,二不会归队,三不会参加任何集体活动,吃饭会餐除外。从今天起,我就只有吃饭睡觉两件事,等见习期满,我跟你们一起回家,你现在就能给我下评语,反正就是不合格。”

王向阳懵逼了,这种滚刀肉似的人物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小子太横了,他拉开抽屉,把张弛的钥匙和内部通行证拿出来:“你先回宿舍,我回头跟教官商量商量你归队的事情,惩罚的事情以后再说?”

张弛把钥匙和内部通行证一把抓了起来:“王老师,您还是别替我操心了,红花也得绿叶衬,没有我的落后哪能衬托其他人优秀,得嘞!我洗澡睡觉去了。”

张弛进入基地的第一天就成功树立的反面典型,不接受惩罚,不参加训练,不遵守见习纪律,可王向阳拿他完没辙,因为他一开始给张弛下了不合格的定义,一个不合格的学生开始了他没羞没躁自甘堕落的生涯。王向阳既不能把他马上给送回去,也不能把他给消灭,所以只能忍受他的存在。

所以张弛变成了基地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每天睡到自然醒,任何训练、会议、活动一概不参加,唯一准时的就是一日三餐,这种舒坦的日子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在基地混了半个月,这货都吃胖了。

反观其他九名见习队员,每天早起训练,还得频繁出去做任务,一个个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刚开始的时候还看不起已经不合格的张弛,可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开始羡慕了。

“这也行?”

“卧槽,他怎么这么舒服?”

“凭什么他不参加训练啊?”

“为什么我们要做任务?为什么他休息?”

“为什么他能准时吃饭?”

“为什么他可以睡懒觉?”

“老师怎么可以这么偏心?”

所有人的心态都渐渐失衡了,虽然都知道张弛不合格,可感觉当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明显不如混吃溜喝的坏学生更吃得开,九

名见习生都在努力刻苦地提升着灵压吸收着灵气,却不知他们因心理失衡产生的怒火值同时也被蒙混度日的张弛悄悄吸收着。

王向阳为了这件事不得不反复向这些刻苦训练的好孩子解释,他早就不合格了,如果不是等着大家一起回去,早就把他给遣送了。他是个废柴,总不能为了一个废柴配一架专机?

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学院的希望,他是学院的耻辱。

开始好学生们也相信,可后来发现耻辱也是相对的,尤其是对张弛个人而言,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个臭不要脸滴!

张弛有时候也觉得无聊,在同学们训练的时候,搬了个躺椅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开始怀念起艺术体操和芭蕾舞,艺术来源于生活,可生活并不止有艺术。

今天的太阳格外好,这货还不停磕着瓜子,磕到高兴的时候,还时不时哼起小调儿,白小米悄悄对马达道:“你看他那熊样,小肚腩都吃起来了。”

马达低声道:“哥也不容易,只有他不合格,对他太不公平了,他心里肯定很难过。”这话有点违心,张弛一脸的容光焕发哪有半点难过的样子。

白小米道:“呵,就他那脸皮,哪会有什么荣誉感。”

楚江河提醒他们两人不要讲话,刚好训练的时间到了,趁着二十分钟的休息,两人向张弛走去,张弛扔给他们每人一瓶果汁,这货不管到了那里跟食堂大厨混得都不错,这些果汁就是食堂大师傅给他的。

白小米喝着果汁,看到其他人都在远处围着楚江河,虽然见习生只有十人,内部还是分成了两派,楚江河为首的七人是一帮,他们三人是一帮,其实也不准确,因为张弛从进入基地就被打上不合格的烙印,这货开始自暴自弃,独立于训练之外,应该说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从来到训练基地就没有上升空间了。

白小米其实心里蛮佩服他的,破罐子破摔也能摔得那么潇洒,那么自在,没羞没躁的生活都能过的那么心安理得。

马达道:“哥,我听王老师说是你自己不想参加训练。”

“明知道不合格我训练给谁看?”

马达灌了口果汁:“不公平,等回去我要找学院抗议。”

张弛笑道:“我觉得挺公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里空气又好,伙食又好,跟度假似的,我都胖了。”一边说话一边揉着肚子,腹肌的轮廓都不清晰了。

白小米道:“你舒服了,我们可累死了。”

张弛道:“要不咱俩一起舒服舒服。”

白小米恶狠狠瞪着他,目光就像两把尖刀。

张弛不以为然道:“饱汉不知饿汉饥,我其实挺羡慕你们的,起得早睡得晚,每天吸收那么多灵气,不吃饭都行。”

马达也听出在寒碜他们,笑道:“哥,我也想不合格了。”

张弛道:“别,长征都走了两万四千九了,你还差这一哆嗦,别学我,到最后弄个不合格,你还得进神密局呢。”

马达经他提醒方才想起了自己的志向,赶紧用力点了点头。

张弛看到楚江河朝这边走了过来,还没走到近前就大声道:“马达,去帮着搬器械,米小白,你去把下周的训练计划誊写出来。”还真是官威十足。

马达应了一声赶紧去了,他可不敢得罪楚江河。

白小米懒洋洋道:“你别找我,我自己事都没忙完呢。”

楚江河道:“米小白,你什么态度?学点好行不行?”

张弛一听可不乐意了:“楚江河,怎么说话呢?你怎么可以侮辱女同学呢?”

“我没有……”楚江河分辩道。

张弛道:“你有,我都听到了,你滥用职权,蛮不讲理!”

“我怎么滥用职权蛮不讲理?”楚江河虎视眈眈地瞪着张弛。

现场教官赶紧过来了:“怎么回事?”

楚江河道:“教官,张弛他自己不参加训练还扰乱我们训练的正常秩序。”

张弛笑道:“王老师允许的,教官,我现在参加训练你能给我打合格吗?”

教官表情非常为难,都知道这货什么人物,不想理他,正色道:“张弛,你看着就好,不要影响其他同学嘛。”

“我怎么就影响其他同学,楚江河让米小白同学去搬器械,米小白同学告诉他正在生理期,楚江河说任何人都不能例外,非得让米小白去搬器械,我就说句公道话不行啊?”

教官望着楚江河,白小米满脸通红,这货撒谎都不带脸红的,什么生理期,造谣带着我干嘛?我下周才生理期好嘛!

楚江河道:“我没说过。”

张弛问白小米:“我说得是不是真的?”

白小米点了点头。

楚江河一脸的委屈错愕,白小米居然也跟他联手阴自己,他俩关系不正

常,要不然他怎么知道她生理期的?

教官叹了口气道:“楚江河这就是你不对了,女同学有女同学的特殊情况,你不能一概而论,去吧,你找几个男生去搬吧。”

楚江河解释也是无用,咬牙切齿地走了。

教官向白小米道:“你也是,生理期可以请假啊,我们会考虑实际情况的,这样吧,你今天休息吧,明天再参加训练。”

幸福来得太突然,白小米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是谎话连篇的家伙容易吃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