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7/ 2022 | 0

【 .】,精彩免费!

这女人竟然连离婚协议都签好带来了?

看来还真的铁了心要跟他白默离婚呢!

白默从袁朵朵手里抽夺过离婚协议书,一目十行的看着。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关于子女抚养权问题’的那项上!

好看的眉宇深深的蹙起,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袁朵朵。

“如果没有什么异议,就赶紧签了吧!趁我还没有反悔!”

袁朵朵淡淡的说道。听起来像是在催促白默赶紧的签字,似乎迫不及待的要跟白默把婚给离了。

其它的条款对白默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还真有那么点儿担心袁朵朵会反悔,便拿起笔快速的在离婚协议上签好了自己的大名。

“这个时间点赶去民政局正合适!我们一起去把手续给办了吧,速战速决!”

袁朵朵将白默签好的三份离婚协议叠好后,又塞回了自己的包里。

面包店里的吃货马尾少女

“好!”白默的声音似乎沙哑了不少。

等在休息室门外的雪落,挺焦躁不安的。

她着实担心袁朵朵今天的状态,像只闷葫芦一样。实在不知道她内心的具体想法!

“行朗,说白默会不会恼羞成怒,把朵朵给打了啊?”

“他不敢!”

封行朗悠哼一声,“他要真敢,就让严邦揍他丫的!”

“……”雪落抿了抿唇,嘟囔一声:“要真打了再出手,那就晚了!”

“那的意思是:现在就把白默那小子从休息室里拖出来暴打一顿?”

对于丈夫封行朗那悠闲的调侃模样,雪落只能赏他一记白眼。

然,不到五分钟后,白默和袁朵朵竟然一前一后的走出了休息室。

目测两个人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争吵。而袁朵朵也是安然无恙的。

“朵朵……”雪落迎上前来。

“雪落,我跟白默已经把问题解决好了。现在要出去一趟。”

袁朵朵朝心牵她的雪落淡出一个宽慰的笑意。

“啊?都解决好了?怎么解决的?白默他,他没有强迫做什么吧?”雪落急声问。

“没有的……”袁朵朵深呼吸一口,“一切都是我自己自愿的!”

“嫂子,就别担心了!我还要跟袁朵朵出去办事呢!”

言毕,白默就拉上袁朵朵的手,急切的把她朝办公室的门外拖拽过去。

白默真的挺担心袁朵朵反悔的。如果有封痞子给袁朵朵撑腰,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白默,别着急拖走朵朵啊……白默……”

刚要上前阻拦的雪落,却被丈夫封行朗给拦了下来。

“他们夫妻俩既然已经协商好了,那就由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那也不能由着他白默欺负朵朵啊!万一他逼迫朵朵怎么办?”

“林小姑娘,这心操得真有点儿多!”

封行朗扣住了想追出去问个明白的妻子,“刚刚都已经亲耳听到袁朵朵说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我们终究都只是局外人!”

……

被白默拉着手几乎一路小跑的袁朵朵,突然很想笑。

她知道白默在害怕什么,又担心什么!

他怕她反悔;他担心她会夺走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说真的,这是白默为数不多的主动牵着她的手!

而牵她手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拖她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在袁朵朵的提醒下,白默先赶回白公馆强行从白管家那里拿来了户口簿和结婚证等证件。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像是等不及要跟袁朵朵离婚一样。

因为事先签好了离婚协议书,所以手续办得很顺利。

当袁朵朵拿到属于自己的那本离婚证时,似乎一切的一切才如梦初醒。

灰姑娘嫁给王子的美梦终于还是破灭了!也许自己永远只是当灰姑娘的命!

这几天晚上,袁朵朵想了很多事。甚至于想到:要是白默是个简简单单的小市民就好了!也许那样她就能配得上他,或许可以倒追他!

梦醒了!可心里还是在隐隐作痛!

自己该有一颗多狠的心,才能抛弃自己的两个孩子?!

可袁朵朵不想她的两个孩子跟她一样,一辈子只能当灰姑娘!

她要把她们留在白家当公主!

走出民政局的白默,并没有跟袁朵朵多说一句话。

这一刻的他,已经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

换句话说,豆豆和芽芽现在只属于他白默一个人!

白默疾步走在前面,朝

他的玛莎拉蒂走去。

目送着玛莎拉蒂呼啸着离开,袁朵朵一下了瘫软在了民政局的台阶上。

原来,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坚强!

这一刻的袁朵朵,五脏六腑都快被人给掏空了,只剩下了一具没有感觉的躯体。

就在刚刚,她失去了一切!她的婚姻,她的孩子,她的爱情,她的理想,她对未来的憧憬……

这世间,还有什么是她袁朵朵值得留的呢?!

当然有!

她必须亲眼看到两个女儿长大成人。虽然她再也无法陪伴在她们身边!

袁朵朵哭出不出,也发不出声,像只被人掐卡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只能在喉咙里出来不清楚的咝咝声。

手机响起,电话是雪落打来的。

袁朵朵知道雪落在担心她。可这一刻,她真的很不想接听任何人的电话!

刚要掐断作响的手机,袁朵朵却顿住了。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下又一下,慢慢的将心头的哀伤平抚了下去。

袁朵朵清楚的知道:如果她不接雪落的这个电话,雪落一定还会打过来的。如果再打不通,她便会找过来,直到把她找到为止。

“朵朵,人在哪儿呢?”手机里是雪落急切的声音。

“在去培训中心的路上啊!”

袁朵朵故作轻松,“雪落,别担心我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也已经释然了……我现在终于可以无拘无束的去实现我的理想了!”

“朵朵,老实跟我说……跟白默,是不是已经离婚了?”

“嗯,离了!就在刚刚!”

“啊?们真离了啊?”

雪落惊呼一声后,又急切的追问:“那,那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呢?是争取到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还是一个孩子的啊?”

“我决定把豆豆和芽芽留在白家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