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4/ 2022 | 0

看着那脸肿得如猪头一般的人,赫云舒微微愣神,不过,看那身形,与随风倒是有几分相似,她不确定地叫了一声:“随风?”

“嗯,二主子。”那脸肿的如猪头一般的人说道。

果然是随风。

但是声音……很憋屈。

赫云舒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看着那惨得不能再惨的随风,道:“随风,这是怎么了?”

随风拿手揉了揉眼睛,咧着那肿的老高的嘴唇,道:“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赫云舒无力扶额,这想必是燕凌寒的杰作了。

说起来,罪魁祸首好像是她哦。

赫云舒招手叫过随风,也顾不得会遇见燕凌寒,带着他往百里姝的房间而去。

幸好,燕凌寒不在。

百里姝正在房里鼓捣她的药,见赫云舒去而复返,她不禁有几分诧异,待她看到赫云舒身后一脸惨相的随风,却是不禁张大了嘴巴,老半天才合上,问道:“谁干的?”

随风笑笑,不说话。

红指甲芳心未展少女旅行图片

百里姝冲他招了招手,道:“过来。”

随风很听话地到了百里姝的跟前,坐在了她面前的椅子上。

尔后,百里姝拿来消肿化瘀的药膏,仔细地涂在随风的脸上。

看着这一幕,赫云舒蓦然觉得,随风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他的脸虽然肿着,把眼睛挤成了一条小缝儿,但他墨黑的眸子里,分明闪烁着欣喜的光芒。

但这个涂药的过程很快就结束了,随风倒是一脸的意犹未尽。

百里姝已经开始嘱咐:“涂了药今天就可以消肿的,不过,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只怕得几天。这几天,就不要吃辛辣的东西,也不要饮酒。”

“好。不过,确定我真的没事了?”随风不确定的问道。

百里姝挑了挑眉,道:“怎么,不相信我的医术?”

随风忙摇摇头,连声道:“不敢,不敢。”

见随风的脸处理的差不多了,赫云舒起身离开,将空间留给他们二人,她想要回自己的屋子,却在自己的屋外见到了燕凌寒。

他正在等她。

赫云舒想起刚才关于幸福的事儿,不禁有几分局促,但想起随风的一脸惨相,她又像是多了几分底气似的,昂首挺胸地走了过去。

在距离燕凌寒五步远的地方,赫云舒停了下来,她看着燕凌寒,问道:“对随风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吧?”

闻言,燕凌寒皱皱眉,道:“不过是在他的脸上拍了一巴掌,指头印儿也没有一个,这也叫狠?”

“就拍了一巴掌?”赫云舒诧异道。

狗屁,随风的整个脸都肿了好不好,那可不是一巴掌就能达到的效果。

“就这个,我有必要说谎吗?”燕凌寒俊眉微挑,问道。

赫云舒皱皱眉,好像是没这个必要。那随风的脸是被谁打的?

而此时,百里姝的房间内,她看着脸上涂满了药膏的随风,道:“可真下得去手。”

随风正欣赏百里姝捣药呢,听到这个,他一激灵,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百里姝一笑,道:“把自己揍成猪头的感觉如何?我是个大夫,不会觉得我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吧?”

闻言,随风低下了头。

的确,他的脸是被自己打伤的。若非如此,百里姝又怎么会和他亲近呢?虽然她是大夫,秉承大夫面前无男女的原则,可若是能够借着受伤的机会和她亲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可他没想到,百里姝看出了这一点。

一时间,他有些懊丧,又有些难为情。

这时,百里姝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放在高处的一个瓶子,道:“随风,那个瓶子太高了,帮我拿下来。”

随风忙站起身,一伸手拿下了柜子上面的一个绿瓶子,递给了百里姝。

之后,百里姝继续忙活自己的事。

有了赫云舒的提议,她有了在军营扎根的打算,既然是要医治受伤的兵士,那么止血、去火、活血化瘀的药物就不能少,所以她这几日都在忙着捣药,没时间顾及别的。

随风见她忙碌,就留在这里帮她。

因闪惊雷已死,至于此前叛乱的索图鄂的部落,大蒙可汗自然会收拾。所以,燕凌寒等人倒是乐得清闲,只需警惕着边境的动静,之后等事态平稳下来,就可以返回京师。

趁着这段时间,赫云舒刚好可以和百里姝准备自己的事情。因为此前的设想,想要在军营中安排大夫,二人已经着手准备,也已经将这些参与战地救护的人统称为军医,和普通的兵士一样拿饷银。

借鉴现代的军医系统,赫云舒在燕凌寒的亲兵里组建了军医队。眼下虽然没有战事,用不到,但未雨绸缪,未尝不可。即便是在平时,兵士有了头疼脑热的病症,也可以到军医队来。

至于人手,赫云舒先是在军中招募了一些兵士,之后,又在距离藏北城最近的克拉城找了一些大夫,和百里姝共同教授那些兵士抢救和医治的方法。当然,如果有当地的大夫想要加入到军医的队伍中来,赫云舒等人自然是大力欢迎。

经过十几日的筹备,军医队已经初具规模,自然,他们学习过之后要经过一番考核,无论是胆识还是急救的技能都要过关,只有这样,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之上,他们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减少士兵的伤亡。

这一日,有消息传来,大蒙可汗已经成功平定了索图鄂的部落。

很快,从大蒙那里送来了大蒙可汗的书信,在书信中,他表明自己已经平定了叛乱的索图鄂的部落,对于闪惊雷屠杀藏北城所造成的损失,他会上报大渝国君,做出相应的赔偿。

看过书信之后,燕凌寒将它放在了一边。之后的赔偿事宜,自然有朝中的人商议,不须他费心。

索图鄂的部落已经平定,燕凌寒原本是想按照自己的设想做一些事情的,可就在这一天中午,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大魏在距此五百里的边境屯兵十万,似有攻击毗邻的大渝城池墨城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