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4/ 2022 | 0

.630shu.co,最快更新都市巅峰高手最新章节!

听到夏树颤抖的话语,就连两位家主,也完呆愣了。

梅花组已有二十年的历史,这二十年来,梅花组就像花瓣般散落在华夏各地,身处天隐市多年的洛家和神家,都不知梅花组竟和风月楼有这般关系!

这梅花组,竟是当代风月楼楼主梅芜,一手创建的!

这像一个重磅炸弹,打在了几人心间。

若梅花组和风月楼毫无瓜葛,一切或许还好说,现在两者竟是一体,秦墨若想拿回神钥的话,就要同时翻过风月楼和梅花组两座大山。

“梅芜这个女人,实在是不简单吶!”神逸泽长叹口气,感叹道。

从二十年前,梅芜在那场武界大乱之中,接过风月楼开始,她就已然在开始布局,以至于到了如今,她亲手培养的梅花组,已遍布华夏各地,每一个城市,都存在着属于她的眼睛。

一切太难办了……

现在,神钥到了梅花组还是风月楼手中,已不重要了,这两个本来就是一伙的,都是在梅芜手下。

秦墨在客厅来回渡步着,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准备怎么办?”洛梓安皱眉问道,“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那些即将被遗忘的岁月老照片

秦墨停住脚步,尴尬的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看两位家主,“那个……我没计划……”

“之前不是还挺淡定的吗?”神逸泽没好气的瞪了秦墨一眼,“小茶喝着,舒坦的很,现在倒没主意了?”

秦墨很是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我……我不也没想到,风月楼竟然和梅花组是一体的吗。”

“我本来想着,这两个若是合作关系,谁拿到神钥,就击破一方就好,嘿嘿,现在这局面……俺也头大了……”

洛梓安和神逸泽头痛的拍拍脑门儿。

一切,就好似陷入一个死局一般。

“神钥必须夺过来!”神逸泽突然重重的说。

秦墨眨了眨眼,“可是……我打不过啊!”

“打不过也得给我拿回来!”神逸泽按捺不住,咆哮大吼。

此刻的他,哪还有身为隐世家主的淡定。

秦墨无奈的摊开手,“前辈,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我真打不过啊!就说那梅花四瓣,还不加梅芜,四个武尽级别的人,我在尼罗河差点儿被打出屎来,若不是春风……”秦墨突然停住话音,偷瞄了眼洛梓安,重新整理了下话,继续道,“若不是我机智,我早就死在那里了,们可别逗了。”

虽然秦墨平日挺装逼的,也蛮热血的。

但他又不是愣头青,也不是呆头鹅啊!

这咋拿?

自己根本打不过梅花组那几位高层,神钥如此贵重之物,肯定由梅芜亲自保管,凭他实力根本拿不回来。

秦墨突然眼珠一转,“哎!对了!两位家主,们俩可以派人……”

“想都别想!”神逸泽气的打断了秦墨的话,“我们一旦出手夺取神钥,秦家就知道神钥在梅芜手中,也肯定会出手,到时事情更为麻烦!”

唉,现在这情况真的很难啊!

自己错一步,便步步错。

从消除战厌这个麻烦开始后,秦墨放松了警惕,便开始错了,以至于让梅花四瓣轻松跟踪,知道了神钥的下落……

秦墨懊恼的坐在沙发上,撕扯着头发,有些心烦。

现在打是肯定打不过了,只能偷了……

突然,他猛地眼眸一亮,抬起头来,激动的看向夏树,“夏树,们拿神钥的计划,战厌知道么?”

夏树摇摇头,“他并不知。”

“梅花组的计划,都是严格保密的,哪怕参与到其中的成员,也只知道自己负责的事而已。”

“我的任务,就是潜入神庙,拿取神钥。”

“梅花四瓣任务,就是负责阻拦。”

“战厌他就是负责监督。”

“梅芜做这些,都相当的严格保密,战厌他根本什么都不知,再说让他知道,我们任务成功几率只会降低。”说起战厌,夏树不免吐槽了两句。

秦墨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夏树,跟我一起去风月楼一趟。”

夏树一愣,“没开玩笑吧!现在去风月楼就是去送死,风月楼现在戒备极其森严,很多梅花组的人都被调过来了,……”

“听我的,咱们这么来……”秦墨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在她耳畔小声说了起来。

夜晚,风月楼,热闹非凡。

“一袭红衣,掩不住青春年华。”

“纵使昙花一现,也要活在人间。”

“她执着,等着归来少年。”

“望着楼台隔月,看着近乡难切……”

悠扬的歌声,在风月楼上空徐徐响起。

《红衣姑娘》这首歌,早已成了风月楼客人们的必点曲目,每晚到风月楼最后一个压轴节目,头牌歌姬白素雪就会登台演唱这首歌。

很多留下来,迟迟不愿离开的客人们,也就是为了等最后这个压轴节目。

战厌一如既往的坐在宾客之中,瞪大眼睛看着白素雪,直到白素雪唱完,他还是有些意犹未尽。

例行惯例,如同往常一样,在歌曲结束之后,他捧着一大束玫瑰,激动的为白素雪献上花束,换来一句不平不淡的谢谢。

客人们渐渐散去,只留下战厌一个人,失落的坐在观众席上。

喜欢一个人,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

尤其对于战厌这种,有身份有地位也有实力的人,对白素雪的追求,几乎让他放下了所有强者的尊严。

屡屡受挫,每次都是一句不平不淡的谢谢,他战厌也有自己的自尊心,每次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追求到她。

如果不是因为卑微的喜欢,强如战厌这般,又岂愿意放下自己的尊严?

这时,空旷的演出场,响起响亮的电话声。

战厌无精打采的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他突然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整个人都复活了。

他立马接起电话。

“秦墨!个瘪犊子玩意儿!特么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

“刚才没把夏树交给我,就等着吧!过两天,老子拿上梅芜楼主的命令,亲自过去杀了!”

“小瘪三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不把头给拧下来,我特么跟姓……”

这电话正是秦墨打来的。

战厌接起电话,就是一股脑的狂喷,要是骂人能把人骂死的话,估计秦墨已死透了,战厌把所有的不满情绪,部发泄在秦墨身上。

爱情事业不顺利,都是被这秦墨害的。

“老哥,等等,偷悄悄过来一趟,我在风月楼后门第三个巷子里等。”秦墨打断了他暴躁的话语。

战厌气笑了,“让老子过去老子就过去?”

“秦墨,我告诉……”

“速度过来,我能帮,让和素雪在一起。”

“当我傻子啊!还信鬼话……”

嘟!嘟!

战厌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然挂断。

他气急败坏的将手机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好似把这个手机当成了秦墨一样,在地上蹂躏了一番。

过了会儿,他冷静之后,来回渡步起来。

他再三犹豫。

“我……我特么才不是信他帮我追素雪呢,我过去就是想杀了他!”

战厌自我解释一番后,立马调集人手,离开了风月楼。

夜黑秋高。

夏末已过,地上落叶片片。

战厌站在第三个胡同口,静静的等待着。

不过一会儿,远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踩在树叶上,发出嘎吱嘎吱清脆的响声。

战厌立马拔出匕首来,月光的照耀下,匕首发出的寒芒,在这秋季,愈发的让人觉得寒冷。

“老哥。”

秦墨带着夏树悄咪咪的走了过来。

战厌本准备立马出手,他猛地一愣。

秦墨刚刚还保护了夏树周,现在竟把夏树又给带回来了。

“秦墨,到底想干什么?”

战厌警惕的看着秦墨。

他自知自己玩脑子,是玩不过秦墨的,对这货总是格外的防备。

秦墨严肃的站在他面前,“有件重要的事,要和说。”

“什么事?”战厌疑惑的皱起眉头。

秦墨看了看四周,警惕道,“有没有带其他人过来?”

战厌冷笑一声,轻轻拍拍手,一时间从黑暗的巷子里,冲出数十位风月楼侍卫,而在巷子两侧的房顶之上,也有数十位黑衣人,露出头来。

“秦墨,我是不会再信帮我追素雪的鬼话的!我战厌不是三岁孩子。”战厌冷声得意的笑笑,“这次又想和我玩什么把戏?欲擒故纵?还是什么别的?”

“有什么话,就立刻在这儿讲!”

“今天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们两个……都得死!”

秦墨听着战厌的话,渐渐皱起眉头。

他看了看四周围着的人,转而犀利的看向战厌。

突然,秦墨的身影猛然跳起,对着战厌地中海脑袋就是一个响亮巴掌。

这巴掌抽在圆鼓鼓的脑袋上,打了个通天响,战厌疼得捂住脑门,一巴掌就被扇懵了。

“放肆!!无法无天的东西!”随即,秦墨指着战厌,厉声指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