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3/ 2022 | 0

费欧尼的惊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其实仔细想想就可以知道,如果只是为了追踪影兽的踪迹,佩格完没有必要这么郑重的使用静室这种设施,女巫这么做必然有着其他的企图在。而这个企图多半还是不能被别人知道的,换句话来说,佩格的企图将会有损整个女巫团的利益。这就很有意思了,要知道她才刚刚返回失心湾,有什么事情会让她不惜做到这个地步呢?

“如果我对人类的语言了解的没错,信任是一种个人主观的行为,与你所说的被信任者其实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即使您这么问我,我也没法给出肯定或否定的答案。”海妖回答道。但话虽如此,可是费欧尼平静的神色以及言语中的平静已经给了佩格一定的信心。

“你说的没错,海妖。可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只有你。所以,我就当你是可以信任的吧。”佩格苦笑着说道,虽然身在自己长大的地方,但在这里她可以信任的人却比苍狮那个遥远的异国还要稀少,“那么作为我信任的人,我希望你可以听听我的请求。”

费欧尼跟着坐了下来,轻轻用手指击打着自己的额头,对于他来说,这算是一种可以提高注意力和思考能力的习惯。见海妖已经准备好,佩格最后环视了一周静室,在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开口说道,“我们犯了个错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因为这个错误,一次本不该落在无辜者头上的厄运被钉在了不久的将来。但好在现在还有挽回的机会。因此,我希望你趁着搜索影兽的机会,找到洛萨和网虫,带他们离开这里。如果可以,最好能带他们离开失心湾,即使不行,也要确保送他们到一处远离海水的地方。你,能做到吗?”

“看来我们可以幸免于难是有原因的。”海妖很快意识到女巫口中的错误是什么,虽然不能确定具体内容,可他还是意识到这必然是女巫们当时为了逃出即将崩溃的堡垒而做出的事情,“但就算我同意也没用。凭我的能力,根本没法完成你托付的任务。”

“这一点你不必担心,让他们逃走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海拉和嘉伦甚至绮莉都会给你提供帮助,尤其是海拉,她现在就是负责看管洛萨和网虫的人,只要我在给你释放的追踪法术里加一些手脚,她就会知道你是来带他们走的人。至于逃离这里的方法,嘉伦已经去准备了,她会主动来找你们。你需要保证的,就是把他们送到远离大海的地方,远离那个东西。”早在会见大女巫之前,几名女巫就已经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她们知道女巫团对网虫这样的“祭品”会进行怎样的处理,因此便让海拉主动去担任了看守者的职务。这在旁人看来也完合理,毕竟谁也想不到订立了契约的人会是最想破坏契约的人。这种对自己行为的后悔乃至否定完不像是女巫会做的事情。

“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费欧尼点点头,表示对佩格到现在为止的计划感到认同。确实,从刚才克莱尔的话中可以得知,现在女巫们的大本营里有很多的人员已经外出,趁此机会加上海拉和嘉伦的协助,将洛萨他们带出这里应该并不是不可能。

“问吧。”佩格并不是那种知无不言的人。但既然现在是她请求费欧尼来帮忙,那自己至少应当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况且克莱尔是那种一旦沉入手头的工作就会对其他事充耳不闻的人,想来根本不会在意时间问题。因此,女巫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淡然的回答道。

“如果我带走他们,你们要付出什么代价?”海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女巫的面部,希望捕捉到对方所有细微的表情。费欧尼并不是无谋之人,即使佩格给出的理由相当具有说服力,但他还是要确认这个委托是不是女巫们别有所图的陷阱。而另一方面,要是女巫所言不虚,那海妖也希望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他相信这也是洛萨和网虫会想知道的事情。

“吸,呼”身材娇小的女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过了两秒才将其吐出。失心湾地处南方又是临海的地区,气温比起春天依旧寒冷的苍狮已经高上不少,但即便如此,佩格却觉得自己吸入肺中的空气像是冰块一样刺骨。印象中那可怖且扭曲的怪物形体再次出现,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停止这种想象。邪魔不同于魔鬼,打破和后者的交易有时还能补救,但前者,没人知道那些疯狂的存在会做出怎样的报复。不过好在女巫们也不是无底牌,既然当初是大女巫指引她们召唤了那个邪魔,那么大女巫就一定对它有所了解。在这一点上失心女巫团还是相当团结的,她们不会容忍自己的姐妹被邪魔从女巫团的地盘里抓走。

“感谢您的关心。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违反这次契约会带来怎样的代价。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我履行了这份该死的,罪恶的,丑陋的协议,我的余生都会在阴影中度过。那是不能被允许的,**可以因为抗争而受伤,心灵却不能因苟且而挫败。这是我从另一位同胞的嘴里听到的,而据她说,这是一位睿智的法师告诉她的。”佩格说道,她口中的另一位同胞自然就是在苍狮收留了她的珂兰蒂。

“况且,是我们促成了那孩子的诞生。严格来说,我们都算是他的母亲。又有哪个母亲会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变成怪物的食粮呢?”

深深回忆的纯真少女

费欧尼听了女巫的解释沉默了片刻,他需要时间来判断佩格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而女巫则很耐心的等待着结果,不过即使海妖不答应她的请求,佩格和其他几人也不会就此放弃,女巫本身就是一群任性妄为的施法者,既然她们决意要毁约,那就总有办法做到。

有趣的是,这似乎也是大女巫故意为之的结果,即使有能力通过训练和教育让新生代的女巫成为忠于女巫团利益的个体,大女巫却没有这么做,相反,她还对那些表现出强烈主见的年轻女巫报以赞赏和鼓励。就算这些小女巫在外面惹来了麻烦,女巫团的解决方针也更倾向于对外而非对内。现在看来,这可能就是大女巫预见到了女巫团之后的走向,在故意怂恿这些新生代走出失心湾的举措。

沉默,终究还是被打破了。“我接受您的委托。虽然不知道作为一个海妖,我能带他们到多远离大海的地方,但是我想我可以尽力而为。”费欧尼思量再三,还是同意了女巫的请求。虽然这次是难得可以接近女巫的机会,但海妖明白以眼前事情的走向,他很可能没办法活着将自己在此的见闻记录下来。既然如此,帮助洛萨二人离开和获得逃离这里的途径对于他来说就成了一举两得的事情。

“好的,那我现在就给你施法。”佩格的嘴角露出笑容,说道,“另外你要记着,在真正脱离危险之前,你不能告诉洛萨和网虫我们让他们逃走的真正原因。不然以那个苍狮人的死脑筋,他很有可能会拒绝离开。还有,如果你有办法穿过迷雾海域,我希望你能在十个月内把他们送到苍狮,到了那里,自然有人可以帮他们抵挡厄运。”

“铭记在心,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