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3/ 2022 | 0

顾幼萱的情绪一时间有些复杂。

眼前的男生虽然是她六年的同学,但是也只是一般同学而已。

若不是这次对方做出跟踪的事,她与他之间除了同学会以外,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定义只会是曾经的同学。

她知道自己长得好,她不自视甚高,却也不妄自菲薄,但是在她看来,一时的暗恋只是对于外貌的短暂迷恋而已,毕业了、分开了,那么这段朦胧的感情也就到此结束了。

但是,这个人,却一直执着到了现在。

她不是不感动,所以纵然是被跟踪了,即使刚开始很生气却还是没有报警。

但是,也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了。

“很抱歉,我不喜欢你。”

顾幼萱敛去眼里复杂的情绪,很是认真的拒绝了李良的告白。

……

当听到“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不,应该说,当顾幼萱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李良就知道了结果。

绿衣服女孩眼睛楚楚可人软萌可爱写真

果真,“我不喜欢你。”

似乎所有的色彩都从李良的眼中、身上褪去了,他的世界一片苍白。

他怔怔的站在那里,身僵硬,动弹不得。

他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他的嘴巴开开合合,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

并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答案,甚至可以说,完是预料中的答案。

他一直都知道的。

所以,纵然心里再渴望,他始终死死压抑着自己,不去告白,不敢告白。

一直活在自欺欺人中。

多么可怜,又多么可悲。

……

如今,连这样的虚假都没有了吗?

眼角一热,有水滴落下。

李良的头垂的更低了。

捏着香囊的手指泛出了一片青白之色,手背上青筋纵横。

他不明白,本就只是自己的暗恋,本就知道无望的暗恋,现在只不过预想中的结果真实的摆在了他的面前而已,他为什么这么难过?

不是早就做好接受拒绝的准备了吗?

只是,真的是结束了吧?

贯彻自己整个青春期的暗恋,却不是如自己预料的无疾而终。

他终是鼓起了勇气了,站在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面前,说出了自己埋藏心底多年的话,这样……也算是为自己的暗恋画上了一个就算不完美也不是那么遗憾的句点吧?

至少,他把自己的这份爱恋告诉了自己心之所系的女生。

至少,这份感情,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了,是吧?

……

看着对面低着头的男生,那份沉重与伤心也让顾幼萱的眼角有了几分涩意。

她抿了抿唇,却终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她能说什么呢?

她无法接受他的感情,也无法回应他的感情。

这样的她,此时无论说什么,就算是出于好心与劝慰,也许都会刺激到对面的人。

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述才能让自己不显得有一丝一毫的事不关己或者自以为是的同情与怜悯。

所以,她宁愿闭嘴。

双眼一如最初的温和而澄澈。

……

李良终是察觉到此时异样的安静,他能感觉到顾幼萱的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其中并没有让他羞愧难堪的含义,而是一种在她身上少见的……温柔。

他不禁动了动分外僵硬的手指,指尖丝滑布料的触感让他下意识看了过去。

一抹鲜亮的红色刺入了他的眼睛,有些痛,却让他清醒了不少。

他眨了眨眼睛,眨去了眼睛前方薄薄的雾气,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个香囊……李良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似乎又有了些面对的勇气。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他知道顾幼萱在等他说话。

他不想表现的太过狼狈,这场迟了六年的告白,就算失败,他也想尽可能的表现的好点。

……

可是他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似乎被黏住了一样,一时间竟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干涩的喉咙,似乎有一丝灼烧感。

好像水分都通过他的眼角排出去了。

他努力咽了咽口水,难以吞咽的窒息感让他难受的皱了皱眉。

好不容易,他终于发出了声音,嘶哑、干瘪、涩然,近似耳语的音量。

“抱,抱歉。”

顾幼萱却清楚的听见了。

“为什么道歉?”

顾幼萱的反问让李良慌乱无措又茫然不解,为什么道歉?他也不知道,只是下意识的就这么说了。

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他能说什么。

但是,他道歉什么呢?

道歉他终于鼓起勇气对顾幼萱做的告白吗?

道歉他这个懒蛤蟆竟然有想吃白天鹅的痴心妄想?

还是道歉他的告白浪费了顾幼萱的时间?

他不知道。

“我……”

李良嗫嚅着,神色茫然,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顾幼萱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她向来性子干脆,直来直往,所以面对这么纠结的状况真心让她有些无力。

“李良。”

“我们六年同学,你是知道我的性格的。”

“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大胆一点、干脆一点?”

“你喜欢我这件事本身没有错。”

“你在不自信什么?”

“我拒绝你,只是因为不喜欢你而已。不是因为你不好,只是因为不喜欢。”

“我喜欢的,再不好在我眼里也是好的,我不喜欢的,再好在我眼里也跟我无关。”

“你明白吗?”

李良默默听着,最初的难受过后,理智渐渐回笼。

其实如此真切的痛过后,他也有一种难言的轻松感自心间弥漫开来。

六年了,他并不后悔自己六年的喜欢,只是后来的自己显然钻入了牛角尖,有些作茧自缚了。

“谢谢。”

李良缓缓抬起头,没有躲避的看进了顾幼萱的眸子里,那里有他的身影。

即使毫无疑义,仍让他勾了勾嘴角。

“对不起。”

顾幼萱刚要露出的笑容因为这个道歉顿住了,李良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是因为这段时间的跟踪。”

“我很抱歉。”

是他陷入了魔障,竟然做出了这么出格的事情。

他难得的大胆竟然用在了不正确的地方。

现在想想,他也是有几分的不可思议。

幸好,这次的大胆他用对了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