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3/ 2022 | 0

苏七又问了中太与原医师,得到的答案都是一致的不知道。

苏七的面色顿时凝重了几分。

直觉告诉她,被故意撕掉的这一页内容,里面肯定藏着什么东西。

老院长忽然一拍桌子,“我记起来了,赤医师的师父还在医殿时,他曾经手抄过这一本医书,若姑娘想知道被撕毁的这一页有些什么,我这便出宫去找他师父。”

苏七眼睛一亮,感激的朝老院长点点头,“如此就多谢了。”

老院长离开医殿,出宫去找赤医师的师父。

尽管苏七知道香沫跟原医师有古怪,但她没有证据,只能暂时把这些压下去,想等看到被撕毁的那一页的内容后,再做决意。

她跟基莱刚走出医殿大门,一抹红色的倩影,正风风火火的朝她迎面跑来,她身上的配饰,因为跑动而发出一阵叮当的脆响,腰间缠着一根火红色的鞭子,十分惹眼。

女人原本是想进医殿的,在看到苏七后,顿时站定在她面前。

“居然是你?”

她下腭高高抬起,语调里带着一丝蛮横。

苏七这才认出,眼前的红衣女人正是那天在客栈里,想要借她房间躲一躲的女人。

美女俏丽棚拍灵动尽显

她当时拒绝了,女人临走前还用充满仇恨的眼神瞪她。

没想到,她竟然是行宫里的人。

百里弦思猛地抽出缠在腰上的长鞭,“还真是冤家路窄,你当日不帮本公主,今日看谁能救得了你。”

眼看着百里弦思就要动手,基莱脸色一白,连忙挡在苏七的面前。

“七公主万万不可,这位苏姑娘是摄政王爷的身边人。”

如若七公主动手了,摄政王爷发起火来,哪怕是大王也救不了她。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拦我?”百里弦思怒声斥道:“摄政王爷的……你说什么?她是摄政王爷的人?”

百里弦思立刻想起了那名令她茶饭不思的东清国男人,“难道,那日的男人是摄政王爷?”

没等苏七答话,百里弦思的脸上已然浮起一股喜色,“太好了。”

话音一落,她突然转身,像一阵风似的跑着离开。

苏七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的看着百里弦思离开的方向。

她居然是百里雯齐一母同胞的妹妹?看样子,她似乎对夜景辰生出了情愫。

正想着夜景辰,那人便出现在了不远处。

基莱识趣的退下,把空间留给两人。

原来这会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他是来接她去用午饭的。

虽然午宴不会像昨天的接风宴那么隆重,但荣善大王也不敢含糊,把午宴设在了主殿,由各个王子作陪,女眷不参与。

路上,两人并肩而走,夜景辰主动问她,“案子如何了?”

提到案子,苏七的眉头霎时蹙成一团,“不对劲的地方有许多,我还在查。”

夜景辰睨她一眼,“量力而行。”

“我会的。”苏七点点头,硬着头皮对上他的视线,“你呢?已经跟荣善大王提过和藏长老的事了么?”

夜景辰深邃的黑眸微敛,隔了一会才开口,“和藏的确还被关押着,没有处刑,荣善已经答应,会将和藏交给我们。”

苏七不禁有点怪异,荣善大王一直没有处死和藏,说明他也觊觎着**香的方子,现在,因为夜景辰的介入,他不得已的要把和藏交出来,可……

他真的愿意么?

她见识过**香的厉害,如果蛮族得到了**香,那蛮族一定会摆脱番国的处境,彻底独立出去。

但凡有点野心的人,绝不会轻易放弃掉**香。

所以,这件事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夜景辰见她若有所思,唇角不自觉的往上一勾,带起一抹极浅的笑弧。

苏七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见惯了他的冷冰冰的模样,忽然见他笑了,让冷俊的容颜更生了几分颜色。

苏七骤然想起四个字:人间绝色!

心脏不由的跳快了几拍,连忙错开视线,默念几遍‘色字头上一把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很快,两人到了午宴所在的主殿。

除了被关押中的百里雯齐没来之外,荣善大王的其它儿子部到场。

苏七仍然跟夜景辰坐在一起,有男侍在旁边布菜。

夜景辰下意识的根据苏七的饮食习惯,帮她把肉类的皮去掉。

苏七的心底不禁有点郁闷,难道原主跟她一样,吃东西都不爱吃带皮的?

那夜景辰怀疑她的身份,是因为她的这个饮食习惯?

她悄咪咪的瞅他一眼,见他脸上毫无波澜,她才颓然的埋下头,拿起筷子,接受他的‘投食’。

毕竟荣善大王与那些个王子都在旁边看着,她也不好拒绝。

大概是因为自己儿子出了事,荣善大王的脸色不太好,只说了几句简单的客套话后,就一直低头吃东西。

百里天风倒是趁着敬酒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问苏七。

“苏姑娘,我三弟的案子……”

苏七看了他一眼,低声回道:“还在查。”

百里天风感激的对苏七点点头,“那我三弟的事情就要拜托苏姑娘了。”

午宴过半,众人见夜景辰眼里除了苏七之外,旁人做什么说什么压根与他无关,所以,宴席上的话便慢慢多了起来。

直到一个声音传过来,是五王子在调侃四王子。

“四哥,你那么喜欢香沫医女,为何不请父王给你赐婚?”

四王子的声音有些阴柔,“我们蛮族儿女,从来不强求感情,再且,强求来的感情要来何用?我只要她真心愿意跟随我。”

苏七夹菜的动作一顿,立刻朝两个王子看过去。

昨天的晚宴散了之后,香沫是负责给四王子醒酒的,没人告诉她,除了原医师跟死者之外,还有四王子也看上了香沫。

她不由得多了个心眼,不动声色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上次家宴,鸢夫人还替四哥向父王说了一句,若当时四哥顺势要了香沫医女,如今也不用这般烦恼了。”

四王子喝了一杯酒,没有回应五王子的话。

五王子也悻悻的没再多说,陪着他一起饮酒。

苏七的眉心迅速一拧,鸢夫人想让香沫跟四王子在一起?

那么,这是她殴打赤医师的原因么?

她跟香沫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一个是荣善大王新纳的宠妃,一个是医女……

正当苏七想得头疼时,一抹火红色的身影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