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3/ 2022 | 0

他们家蓉蓉今天好像是无差别扫射,大家部都被攻击了,他们把该输的,不该输的,部都输给了冷蓉蓉了。

等到大家都输的不能再输之后,冷蓉蓉开始分东西了。

“小言言,过来,给你礼物!”

小楚言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冷蓉蓉的面前,然后抬起黑亮的眸子,好奇的看着冷蓉蓉。

小家伙一向不爱说话,不过眼神里能看得到一切。

“呐,这台车子,这些钱,就都给你了。”冷蓉蓉冲着小楚言眨巴了一下眼睛。

小楚言不由看了一眼宁狂。

宁狂愣了一下,“那是我最喜欢的……”

“最喜欢的车?”冷蓉蓉将车钥匙塞到了小楚言手中,扫了一眼宁狂,“这已经不是你的了,我赢了,就是我的,我爱送给谁就送给谁!”

随后,冷蓉蓉又将宁狂其他的一些东西送给了楚薇,让楚薇想扔扔,想卖卖。

楚薇毫不客气的接了过去。

接着,冷蓉蓉又开始将其他的东西分给唐洛跟李如花,尤其是李如花,冷蓉蓉给了不少的东西。

貌美如花蕾丝控女孩图片

而被输钱的人,一个个都心疼的不得了。

“你对我们宝贝蓉蓉做了什么,她为什么那么生气?”唐子易狠狠瞪了一眼墨凛渊,怎么看都感觉今天的小蓉蓉不太对劲,脾气有点炸。

“什么我做了什么,蓉蓉摆明了是冲你们生气的,我是被你们牵连的!”墨四爷俊脸上带着一丝不悦。

“怎么可能是我们!”唐子易不相信。

“说句实话,她好像对你们部都很不满。”苏唯啃着苹果说道,“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啊,让小蓉蓉太左右为难了,所以小蓉蓉憋不住生气了啊?一边是干爹们,一边是喜欢的男人,要我是小蓉蓉,我也会生气。都说是最疼爱她的人,却打着为她好的旗号,一点都不尊重她的选择。”

三位干爹同时都愣了一下。

“是这样的吗?”江浮皱眉。

“不会吧……”陈岚也拧起了眉头,“我们有尊重她啊,只是这位确实不太够资格,而且把小南煜教的都骗人了……结婚还隐瞒着我们!”

“哪里不够资格?”墨凛渊不悦的看向了陈岚。

“哪里都不够资格。”江浮板着一张脸说道。

墨凛渊:!!!

几个人几乎又要吵起来了。

然后,冷蓉蓉一个回头,大家瞬间就又安静了下来,完不敢乱吵了。

墨四爷求生欲很强的说道,“老婆,我对干爹们没有任何的意见,是你的干爹们,我也会像你一样照顾他们的。”

“我们对阿渊也没有什么意见!”

唐子易一把勾住了墨凛渊的胳膊,嬉皮笑脸的说道,“小蓉蓉,别生气了,我们不反对你们了。真的,只要他够疼你,你还喜欢他的话,我们不反对。”

江浮跟陈岚在唐子易横过去一个眼神之后,也很僵硬的站在了墨凛渊的身边,然后尽力勾着墨凛渊的脖子,冲着冷蓉蓉笑着,“不反对了。”

三位干爹很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有诚意。

冷蓉蓉想着小南煜,面无表情的说道,“随便你们!”

他们倒是和好了,不知道小南煜有多担心么?

他们还一个都没有想起小南煜来。

冷蓉蓉气呼呼走出了棋牌室。

墨凛渊等人一头雾水的对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冷蓉蓉会那么的生气,那么的恼火。

居然连他们还吵不吵这种事情都不关心了。

外面,冷蓉蓉很不悦的又只会墨兰蓝三人做了不少的活,叶秋舒本来想说时间不早了,改日再打扫,然后准备先离开的。

结果,冷蓉蓉上来脸色就不太好,不让她们离开。

三人没有走,对视了几眼之后,猜测冷蓉蓉怎么了。

“看样子,她的干爹们跟她老公不是很对付!”叶秋舒兴奋道,“这是个好时机,兰蓝,等一下你多提起几下高娅净。让冷蓉蓉的干爹们都知道,墨凛渊还有外遇。我就不信了,那几个人会不生气,他们生气了还能不找墨凛渊的麻烦?那个残废,到时候假残废变真残废才好!”

就这样,墨凛渊跟江浮几人出来之后,墨兰蓝跟叶秋舒几人就开始见缝插针的说话。

叶秋舒说起了冷蓉蓉跟墨凛渊结婚的情况。

各种说那个情况,冷蓉蓉看起来有多惨,实在是太委屈她了。

“蓉蓉啊,当时我们也不是故意那么委屈你的,是阿渊骗了你,也骗了我们大家。虽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那场婚礼,你应该也很委屈吧,说实话,虽然是你的婚礼,但是你都没有参与。”

叶秋舒叹了一口气,然后以一个墨凛渊的长辈的身份跟江浮几人道歉。

江浮几人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抽搐。

他们的视线同意杀意凛然的扫向了墨凛渊。

墨凛渊用眼神示意几人冷静,婚礼的事情他们其实都是知道的,他当时什么情况也是解释过的。

而且,这个情况,摆明了就是叶秋舒在挑拨离间。

叶秋舒见几人没有反应,又朝着墨兰蓝使了一个眼色,墨兰蓝见状,立刻开口说道,“说起来,四哥,娅净姐呢?她说她很爱你,说你们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努力了一辈子却被冷小姐捷足先登了。她好像有点难过,她最近有联系你吗?哥,我觉得你可以爱冷小姐,但是,你也不要忘了娅净姐,她很不容易。当然,你也不能忘了冷小姐受的委屈,你要记住娅净姐,但也不能亏待了冷小姐。”

墨兰蓝的话,仿佛是晴天霹雳,落到了江浮几人面前。

江浮几人几乎是同时都看向了墨凛渊。

婚礼很简陋也就算了,这会儿还有青梅竹马?

所以,让小蓉蓉住这么破的地方,其余的房产都是要给青梅竹马住,然后金屋藏娇么?

江浮几人都在盯着墨凛渊看着,眼神里是浓浓的质问,气氛是剑拔弩张的感觉。

墨凛渊也没有说话,只是面沉如水的看着江浮:那个脑残的话,你们也信?

唐子易眨了一下眼睛:没有高娅净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