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2/ 2022 | 0

高成鼻子微动,KTV特有的酒水味中隐隐夹杂着其他怪味,再次看向5号包间,虽然透过玻璃也看不太清楚,但还是有股熟悉的恶寒感涌上高成心头。

出事了……

高成犹豫着伸手抓向门把手,同一时间本堂瑛祐从厕所走了出来。

“那个,前辈……”

“怎么了?”高成疑惑回过头。

“其实,”本堂瑛祐支吾道,“我……”

“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吧。”

高成直接打开5号包间房门,神色凝重地看向倒在桌子边,头部鲜血溅了一地的男子。

瞪大眼睛趴在地上,身上盖着一件西装,帽子眼镜都不在,面相相当普通,但从衣服还有胡子看的确是之前的跟踪狂。

“快报警!”

高成蹲在旁边查看过男子状况,忙沉声提醒呆住的本堂瑛祐。

男子已经没了生命迹象,连流出的血都干了,粗略看起来是死亡了10分钟到30分钟左右,不超过30分钟……

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

“瑛祐哥哥!”

柯南第一个赶到了本堂瑛祐身边,跟着便看到了5号包间的尸体还有在尸体周围查看的高成。

“这是……之前那个人?”

“嗯。”

高成沉声走出包间。

跟踪他们的人遭到了杀害,虽然不用担心什么跟踪狂了,但这下子事情也变得复杂了,他们这些人反倒成了嫌犯。

还有那名杀人凶手,到底是为什么杀人也不知道……

高成再次看了看几个包间位置。

从前台正好看不到5号包间,这样就不知道是什么人进去杀了人,而且因为对面就是厕所的关系,什么人过来都不奇怪……

……

“根据死者身上发现的驾驶执照,被害人是茂庭巽先生……”

三丁目卡拉OK店,案发现场取证后,目暮带着高木进入包间。

“头部被钝器重击了好几下致死……盖在身上的西装好像是犯人行凶时用来挡住溅开的血迹……”

“然后……”目暮胡子动了动,没好气地看向门口站着的高成还有柯南几个,“城户老弟,第一目击者就是你吧?”

“是啊……”

“拜托,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啊?”

目暮满肚子牢骚。

“还带着一群学生来唱卡拉OK?”

“这个,只是在他们放学后来放松一下……”

高成看向包间内还在检查的鉴识人员:“还有什么其他发现吗?关于这个男人的身份……”

“暂时还没有,不过……”

“警官,”一名警员报告道,“被害人的西装里发现了一台小型底片相机……”

“哦?”目暮接过相机,叫过千叶道,“先把里面的照片洗出来。”

“是!”

“真是的,”目暮无奈看过高成几个,转向前台接待问道,“被害人到这里来的时候,有没有一起的人?”

“没有,”前台接待局促道,“他是一个人来的,当时还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说等这几个带着小孩的高中生出来后通知他……”

“为什么?”目暮愣道,“城户老弟,难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啊……”

“不是的,”前台接待慌忙解释道,“他说以前来这里的时候把东西忘在3号包间了,想等他们出来后去拿……”

“那他到底忘记了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说是朋友开玩笑藏起来轻易找不到……”

“关于这点,”高成打断道,“我想这个人应该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只是打算等我们离开后继续跟踪而已。”

“跟踪?”

“对,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在来这里前,这个男人就一直跟在我们后面,鬼鬼祟祟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部相机里应该就有不少偷拍的照片……”

“这是真的吗?”目暮诧异道,“所以你才会到这个房间来……”

“我只是感觉不太对劲而已。”

高成顿了顿,朝前台接待道:“你确定这段时间没人离开这家店吗?”

“呃,对,”前台接待点头道,“只有进来的客人,最开始来的是你们,然后就是这位客人,之后是那位长脸的2号房客人,4号房的两个健身的客人,还有1号房的老伯……你们可以去看看监控录像,就在前台那里。”

“可是监控看不到5号包间这边啊……”

目暮皱着眉头到前台查看监控。

在被害人之后去厕所那边的,包括本堂瑛祐和高成一共有5个人,其他每个包间都有一个人,只有4号包间另外一个因为嗓子不舒服一直呆在房里。

“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先找到凶器,就是打死被害人的那个钝器,除了你们房间之外的地方,到处都没有发现……”

目暮面色严肃。

“城户老弟,虽然你是第一发现者,不过同样存在嫌疑……”

“我知道。”

高成反复快进看过众人在镜头中出现的时间,跟着目暮一起分别检查各个包间。

首先去厕所那边的是2号包间的本间恭太,那个长脸长发青年,然后就是本堂瑛祐,再来就是4号包间的那个壮汉背心男,正好这个时候长发青年又回到镜头中,而且进错了房间……

再接着是1号包间的老伯,2分钟就回了房间,那个时候高成正好在房间外面目击到了,所以老伯其实可以排除嫌疑。

也就是说真正有时间犯案的只有3个人,特别是离开时间最长的本堂瑛祐,最可疑的则是长发青年本间恭太,嫌疑不大的则是壮汉背心男。

从时间上考虑,壮汉背心男只离开3分钟去上厕所,几乎没有杀人的时间……

“我是想去买烟,”1号包间,老伯解释道,“结果我要的牌子卖光了,犹豫一下还是没买……”

“怎么还把钓具带过来了?”目暮看到钓鱼竿盒子诧异道。

“今天是钓完鱼后过来的……”

“钓鱼后一个人唱卡拉OK?”

“不、不行吗?”老伯紧张道,“因为钓竿不小心被河水冲走了,所有就回来得早了点,到这里消磨时间……出来之前说好了要钓很多鱼回去,只好去超市买了一些鱼,太早回去会被怀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