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2/ 2022 | 0

面对凤天九的疑问,赫云舒看着凤天九,神情颇有几分可怜:“在大渝安插了那么多的奸细,难道不知道,我十几年来在赫府过的什么日子吗?”

凤天九微愣,道:“难道他们虐待?”

“也不算虐待,和这里差不多吧。”

这话隐含的意思,便是说凤天九虐待她了。

凤天九岂能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她忙说道:“云舒,我绝对没有虐待的意思。我离开大魏有一段时日了,积压了不少的事情,这一处理起来就浪费了不少的时日,我也是今日才有时间回来。”

“哦。”赫云舒应了一声,心不在焉的样子。

“云舒,在这里,不开心吗?”

“对,我不开心。我从前过得很苦,我好不容易有了燕凌寒的扶持,我有了地位,也有了显赫的身份,我是大渝第一位女少卿,也是大渝第一位女相,更是任何人都无法小瞧的铭王妃,可出现了,杀死了父亲,又把我逼到这里来。现在,我什么都没了,开心了?”

“云舒,放心,在大渝失去的一切,在这里都会百倍千倍的还回来。人是不能靠别人的,要靠自己,懂吗?”凤天九看着赫云舒,颇有些谆谆教导的意思。

赫云舒瞧着凤天九,道:“让我来大魏,不是让我依靠的吗?”

“也是,也不是。总之,以后会明白的。”凤天九含糊不清道。

对于凤天九的话,赫云舒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她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不知在想些什么。

早安少女居家室内吊带鲜花裙青涩笑容养眼写真

似是为了拉近和赫云舒之间的距离,凤天九坐得离赫云舒进了一些,道:“云舒,跟我讲讲从前的生活吧。”

“想知道?”

凤天九点点头,道:“嗯,我想知道。”

“好。从我记事开始,我就一直觉得很饿,秦碧柔不给我吃的,都是我的丫鬟翠竹从她的口粮里省吃的给我。有时候,她也会去挖野菜,会省下自己的月钱,给我买肉吃,让我开开荤。秦碧柔的女儿赫玉瑶打我的时候,也是翠竹为我挡着,有一次,他们差点儿把翠竹打死。翠竹待我很好,可是,她也被派去的人杀死了。知道吗?她临死之前,还在小厨房里做点心给我吃。那么多的面粉粘在她的身上,和她的血一起,她死的时候眼睛还是睁着的,那个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说完,赫云舒看着凤天九,这一刻,她是恨的。

恨意沁到了骨子里,延展到四肢百骸,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杀死凤天九,然而,她极力克制着,克制着想要杀死凤天九的欲望。

凤天九看向一边,道:“哦,那倒是可惜了。”

话说到这里,也就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

赫云舒知道,凤天九是想拉近和她的距离,只可惜,她们二人之间,早已横着一条永远也无法填满的鸿沟。那鸿沟里,满是鲜血,她跨不过。

同时,她也要让凤天九明白,要想填补她们之间的隔阂,她凤天九最好拿出些诚意出来,别玩现在这些虚的。

那样的血海深仇,凭着几句亲近的话就想糊弄过去,没那么容易。

赫云舒想要探凤天九的底,那么,她就得让凤天九做得更多。她实在是好奇,凤天九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把她弄到大魏来,究竟要让她做什么。

这时,那管家去而复返,禀报道:“启禀王爷,风荷居已经打扫完毕,一应的下人也都在那里伺候着,只等着郡主过去。”

凤天九是摄政王,她的女儿,自然是名正言顺的郡主。管家小心措辞,这一次总算是没有出错。

果然,凤天九点了点头,道:“且说说看,都安排了哪些人。”

管家低头应道:“回王爷的话,洒扫、修剪这些在外面服侍的自不必说,在里面服侍的有梳头的嬷嬷,伺候梳洗的、伺候穿衣的、伺候沐浴的、保管衣物的……”

这时,凤天九打断了管家的话:“好了,不必说了,小心伺候就是。本王的女儿,绝不受委屈。”

“是,王爷。”

随之,凤天九吩咐道:“去准备步辇来,郡主受伤了,不宜走动。”

“是,王爷。”

很快,那步辇就准备好了,迎赫云舒去她所要居住的风荷居。

凤天九的好,赫云舒坦然受着。她坐上了那步辇,朝着风荷居而去。

此时虽是晚上,可府里各处都亮着灯笼,将这偌大的府邸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一路上,她打量着周围,发现这摄政王的府邸很大,假山池沼,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奴仆侍从穿梭其间,各司其职,一切井井有条。

快到风荷居的时候,一直跟在一旁的凤天九指着一旁的院子,道:“这里是我的院子,若是想,随时可以来找我。”

“嗯。”赫云舒应了一声,兴致不高的样子。

很快,那风荷居便到了。

这风荷居很大,是一个三进三出的院子,里面种植着许多说不上名字的花草,景致倒也不错。

赫云舒事先了解过,在大魏,这样三进三出的规制,是只有公主王爷一类的人才可以享有的。赫云舒只是郡主,按理来说是享受不到这样的礼遇的。

只是,赫云舒并未说明。

倒是凤天九说道:“这院子是按照公主王爷的规制建的,虽然不合乎规制,却也是陛下亲赐,尽管安心住着就好。”

“好。”赫云舒轻轻地应了一声。

随之,步辇停下,赫云舒走下步辇。

这时,眼前站了一地的人跪倒在地,恭恭敬敬道:“奴婢见过郡主。”

赫云舒微微抬眸,看了过去,呵,倒是好大的阵仗,粗略一看,这奴仆有几十人,也是够奢侈的。

跪了一地的奴仆,无一人敢抬头。

凤天九居高临下地俯视众人,道:“尔等务必要好好服侍郡主,若敢有违,本王决不轻饶。”

“是,王爷。”众人的身子微微颤抖,慌忙应道。

如此,凤天九算是满意了。

随之,她看向自己的身后,厉声道:“来人,将那不长眼的贱婢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