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2月/ 2/ 2022 | 0

“……我……”

李培安几欲要疯!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鬼!现在的社会人都是这样聊天的吗?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好在他体质过硬,换做一般人来,只怕是要躺地不起了,他却还能说话。

不过饶是如此,李培安依旧是吐血三升,回去没吃几个人参,根本补不回来。

当然,这也是萧武战留手了的缘故。

萧武战看得出来,这个李培安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所以下手很有分寸,虽然他倒飞出去了两次,但并未伤到根本,吐的血也是牙龈里冒出来的。

“到底讲不讲道理?是家长吧!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我绝对不会放过们!”

李言之心中也是震怒,他的宝贝儿子,再怎么愚昧,也轮不到别人来出手教训啊?

现在他看向萧战天,正打算要以势压人。

小孩不懂李家权势,这家里的家长能不懂吗?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我告诉,我可以李家的李言之,速速让家小孩道歉!”

哪知道,他这话出来后,萧战天却是兀自笑了起来。“道歉?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两字。”

这话出来,李言之心神一怔!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魔鬼?

当是谁啊,字典里还没有道歉两字?真以为他李言之是吃素的不成?

“滚!不然,格杀勿论!”

奈何,萧战天压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冷冷地说完一句,然后便将眼神转移向萧武战。

萧武战心领神会,立刻大步走上前去。

李言之见他走上前来,心中一阵胆寒,刚想说点什么,却被萧武战一手抓住衣领,一百四的份量,在他手中如同小鸡一般,直接被丢出门外。

啪叽!

李言之跌坐在地上,屁股差点没被摔成四掰,但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儿子也被丢了出来,一下砸在了他的身上。

“哎哟!”

“给我下去,疼死我了……”

父子两人在门口处叠在一起,场面一度变得混乱。

李培安赶紧从自己父亲身上下来,自己同样是疼痛难耐,满腹委屈。

心想,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啊!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遇到这么多疯子?

反观家中的几人,却是丝毫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

“李天,这边请,婶子今天亲自下厨,不是我吹,婶子这手艺,整个京都都没比她好的!”

萧战天心情大好,丝毫没被擅闯进来的两人给影响到。

李天闻言点头,“那就麻烦婶子了。”

“不麻烦,治好我丈夫,我感谢还来不及呢!从今以后啊,就是我家的大恩人!”

中年妇女满脸真诚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李天只是摇头,道:“萧教官为国为民,他才是值得敬重的人,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而另一边的萧武战,则是心神一震,惊疑不定地看向萧战天,“义父,的伤……好了?”

“托李天的福,已经彻底痊愈了!”

话音落下,萧武战的眼眶红了。

萧武战与萧战天最为亲近,知道许多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别人不知道,萧战天因为自己的伤,时常在夜里痛的在地上打滚。

别人不知道,因为这伤,萧战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战士赶赴战场,自己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呆在军区中苟且偷生。

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他都倍受煎熬!

现在,李天治好了萧战天,不仅仅是萧战天的恩人,更是他萧武战的恩人!

“李教官,请受我一拜!”

萧武战当即转过身来,对着李天抱拳就要拜下。

李天则是伸出手来,拦下了他,道:“不必如此,只是小事而已。”

他这话说的很是轻松,仿若真的只是一件小事那般。

萧武战还想拜下,但李天不让他拜,他哪里能如意?

见两人僵持着,萧战天哈哈一笑,道:“小武,算了,李天不是矫情的人,既然他说不要拜,那我们就不拜了,以后有机会,用尽力报答他的恩情便是。”

“是,义父!”

萧武战这才挺直了腰板,看向李天的眼神中,只剩下深深的敬重与感激了。

而他的内心,更是将自己义父这话,给牢牢记在心间。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李天,哪怕是付出性命!

一定!

没人知道,萧武战的内心,到底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这是身为军人,身为男人,他萧武战的承诺!

之后,一行四人,便在这家中吃了一顿正餐,席间,萧战天谈道了教官战一事。

“今年的大比与以往大不相同,教官之间的竞争,起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程度。”

萧战天饮了杯烈酒,酝酿在喉咙间一会儿后,才深深的咽了下去,继续道:“当然,今年的教官战,我没打算参加,不过,无论是黑龙、神风、锋刺等几大部队的教官,都不是什么善茬,有把握吗?”

比起其他的人,萧战天知道更多的内幕。

他心里十分清楚,罗兰这番做法的目的何在。

紫罗兰小队,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成立真正的队长了。

当年的那个家伙离去后,这个位置便一直搁置至今!

随着李天出现,并且还是以尖刀部队的教官的身份出现,让这事情有了转机。

罗兰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借由这个教官战,测试李天的实力,能否有能力,继任他父亲的位置,成为国之重器的队长!

“这个教官战,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李天沉吟一声,眼神定格在萧战天的身上。

萧战天闻言,深吸口气,然后道:“父亲,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让人摸不清头绪。

“只要赢了这一场教官战,该是知道的,自会有人告诉。”

“如果不能赢……”

他没继续说下去,李天也知道他的意思。

如果不能赢,那他李天就没资格知道其他的事情。

“看样子,我的父亲,跟这个紫罗兰小队的渊源很深啊!”

李天心里暗自呢喃着,眼神中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